/<%=cid %>" />
歡迎訪問夢溪文學網,請 注冊  | 
網編爭霸賽

配色:

字號: 18

執妄  第五章 識破身份

小說:執妄      作者:姬云起      更新時間:2019-06-11 11:59      字數:3745
  話落只見一名身穿一襲鎏白僧袍的和尚正手持權杖向著二人急奔而來。

  雖看上去約莫是古稀之年,一雙眼睛倒是神采奕奕。

  沈夜循聲回頭,看見人影眼眸一沉,也不顧一旁的沈辰,蓄起妖力直直盯著沖過來的人。

  枳洙!沒想到你還活著,這次我定要你血債血償!

  兩人瞬間交起手來,枳洙大師看著面前充滿恨意處處下死手的人,只覺一陣奇怪。

  百年來他也沒碰上幾只妖,自百年前他滅了霏云河中那只妖以來再無人這般與他交手過了。

  今日他倒是運氣不錯,得了這兩只妖的內丹定能功力大增、延續壽命,真是送上門來的好獵物!

  想到此枳洙陰冷地一笑,手中權杖一閃,金光大作,狠狠擊中了沈夜胸膛。

  “妖孽,居然還敢到人類地界來,今日老衲就讓你知道什么叫愚蠢!”

  倒在地上的沈夜此刻頗有些狼狽,一頭烏黑長發披散在背后,發絲凌亂,唇上染上鮮血愈顯妖異,緩緩顯露出本來面目,勾唇冷冷一笑,盯著前方的枳洙毫不客氣道:“老和尚,可算讓我逮著你了,你活了這么多年也該去死一死了?!?br />
  枳洙正準備下手,看見地上頓時氣勢大盛、愈發妖異的人,眉頭一皺,終于想起了這幅面容來。

  “老衲當是誰,原來是百年前那只落下的白狐,因果循環,你終究還是要死在我手里,就像你那愚蠢的母親一樣,哈哈哈哈!”枳洙放肆得意地大笑起來。

  當年沒能得到那枚妖王內丹,真是可惜了,要不是后來及時找到佛子轉世,他的一切都功虧一簣了!

  今天就讓他將這內丹一起奪來,助他一臂之力!

  “老和尚,話,可不要說太早!”緩緩起身,“誰死還不一定呢!”

  頓時,綠光大作,沈夜整個人瞬息之間來到枳洙身前,狠狠一掌準確地將人擊退,聚起妖力毫不留情地打在他身上。

  一旁暗中盯著的沈辰心中一緊,悄悄地退了幾步,沒想到這沈夜功力竟如此高,若不是這和尚來了,他怕是難逃一劫!

  看清形勢的沈辰當機立斷,匿了身形悄然離去。

  枳洙伸手輕輕擦了擦嘴邊的血,陰狠地笑了笑,不愧是妖王后代,短短百年就已得如此功力,若是得到他的內丹……

  眼中興奮起來,抓起權杖默念著一串梵文,從懷中掏出一瓶血,緩緩倒在權杖之上。

  “小妖,乖乖交出內丹老衲還能饒你一死!”

  “呵,老和尚,顧好自己吧?!?br />
  不遠處看到金光大作和一旁磅礴的妖氣的裴文德眉頭緊皺,師父?!

  怎會突然出現這般強盛的妖力,難道那些尸體真是被妖吸血而死!

  握緊腰側的刀,快步跑向前方,突然腳步一軟心臟猛地一縮,隨后便是鋪天蓋地的痛意襲來,控制不住地整個人跌落在地,狠狠抓著胸口處的衣物,冷汗一滴滴順著臉龐滑落。

  怎么回事!他這是怎么了?整個人躺在地上狠狠顫抖著,面色蒼白周身冷汗淋漓,終于忍受不住痛苦低吟出聲。

  “哈哈哈哈,妖孽,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枳洙得意地笑出聲。

  師父!聽到枳洙聲音的裴文德緩緩睜開緊閉的眼,握緊長刀支撐起無力的身體,在身上點了幾個穴位,一步一步撐著手里的長刀繼續向著前方走去。

  此刻的沈夜愈加狼狽,方才還不敵他的老和尚好似變了個人,力量巨增,要不是他及時反應過來避開了幾分,恐怕……

  “怎么回事!你的內丹呢?”得意笑過后準備吸收內丹的枳洙卻發現他竟無法將他的內丹吸出來,頓時惡狠狠地問道。

  拿不到內丹,殺了這狐妖又有何用!

  “呵,想要內丹?我沈夜便是灰飛煙滅你也休想得到我的內丹!”

  “師父!”一聲急切的呼喊傳來,卻是裴文德趕了過來。

  裴文德拖著身子找了過來,看到許久未見的師父,心中一緊,便幾步跑了過來,卻體力不支腳步一軟跌落在地,這一跌卻是讓他看清了同樣倒在地上的沈夜。

  沈夜擔心地看著他,心里急得不行,他怎么會傷成這般模樣!

  裴文德看到那雙細長的鳳眸中滿含的擔憂之色微微出神,這副模樣,分明就是他夢里的那個人,如出一轍的白皙艷麗的臉龐和那一雙好看的鳳眸。

  曾幾何時,在夢中,這個人,這雙眸,也這樣滿含擔憂與愛意地看著他。

  “小皎……”

  不覺低聲叫出這個名字來,就好像夢中的那些日子一樣。

  沈夜聽到他的喊聲,眼眶一紅,瞬間落下淚來,阿文,你可知我念著你再喚我一聲小皎已然百年了!

  阿文,我還以為我再也遇不到你了!

  “素之,你怎在此?怎還如此虛弱,可否是遇上什么難纏的妖物了?”枳洙看到裴文德,眉頭一皺,走到人身邊,抓住他的手將人扶起,問道。

  “師父,無礙,只是心臟突感疼痛,現下已無事?!迸嵛牡禄剡^神,看向枳洙尊敬地回道。

  師父?阿文怎會成了這老和尚的徒弟?

  沈夜聽到此,心里只覺奇怪,一種隱隱不太好的感覺縈繞在心頭,愈發擔心起裴文德來。

  “這便好,待我收了這妖物,再替你診治一番?!?br />
  說罷,拿起權杖欲再次吸出沈夜內丹。

  裴文德看向一旁渾身是血的沈夜,腦子一白,腳下一動攬過地上的人手下一動一個瞬移陣法便將二人送出。

  枳洙看著在面前消失的二人,手中權杖狠狠一擊,將平整的地面擊出一個大坑來。

  “裴文德!”面色陰沉,緩緩吐出三個字。

  當時裴文德一急,下意識護住了人,還動用了許久未用的陣法,將二人一塊瞬移了走。

  此刻看著面前連綿的高山,懷中還抱著一人,裴文德只覺一陣發懵。

  按說他不應該帶著這人逃走的,他是妖,他應該幫著師父捉拿他的,可是師父要拿他的內丹,凡是妖物,失了內丹便會形消魄散。

  這個人,不該消失的,他不許他消失!

  想著手中一緊,狠狠攬住了懷里的人,眼中滿是不安。

  沈夜被他一勒,也不覺痛,只微微淺笑著看著他,“阿文?!?br />
  伸出手輕輕撫了撫面前人俊朗的面容,喃喃喊道。

  阿文,你還是從前那樣,會護著我,哪怕我是妖。

  手輕輕滑落,陷入昏迷。

  六、漫天紛飛的大雪,只一瞬便遮掩了來時一深一淺的步步腳印。

  血色蔓延開來,把一片雪白大地染指,一個渾身是血的小白狐虛弱地躺在地上,口里不斷哀叫著,一聲又一聲,凄厲悲傷讓人心碎。

  娘親……娘親……

  該死的和尚,怎么會這樣……

  一道滾燙的淚水從白狐緊閉的眼睛里滑落,墜入雪地融開淺淺一片雪水。

  “徒增殺虐,究竟是何人如此心狠手辣?!?br />
  素之看著一地血跡狠狠皺眉,握緊手中佛珠閉眼輕聲念著。

  緩緩睜開眼,走到小白狐身邊,輕輕將之抱起,拂了拂那沾了血的雪白發毛,“如今只剩你一只白狐,便跟著吾吧?!?br />
  剛剛那一聲又一聲的狐鳴凄厲又絕望,想來萬物皆有靈,人求于佛祖慈悲,這小狐何曾不求過人慈悲呢?!

  沈夜感受到背上溫暖又輕柔的觸摸微微睜開眼,隔著眼前薄薄的血霧能看見這人身穿一身單薄的雪白鎏金僧袍,在這雪山中也不覺冷,拂在他背上的手倒是極暖。

  極暖,極輕,仿佛他已經好久沒感受到這般溫度了……

  素之……素之!

  床上的人瞬間睜開眼坐起身,眼里滿是驚慌,“素之?!?br />
  口中喃喃低語,憶起先前和枳洙的交手,心中一緊就要下床,卻被一雙寬厚溫暖的手緊緊扣住。

  “沈夜?!迸嵛牡乱话炎プ∷?,沉聲開口。

  沈夜聞聲看向他,混亂的腦子慢慢清醒過來。

  抬手遮住疲憊的雙眼,沈夜長長嘆了口氣,原來是夢。

  也是,自他死后百年來他那還能感受到這般溫暖。

  “你無事吧?”裴文德見他如此,以為他那處傷又重了,有些急切地問道。

  沈夜放下手,看著面前的人,有些難以置信的問,“你,你不殺我……”

  裴文德被他問住,愣在原處,不開口,室內靜默無言,氣氛逐漸凝固起來。

  裴文德看著床上虛弱的人,滿是復雜,他明明該幫師父捉了他的,身為緝妖司司主,卻這般失職,還,還動用了陣法將人逃了出來。

  明明他們還是對敵,人妖殊途,自飲下妖血那刻起他不就該明白了這些事了嗎?

  “罷了?!鄙蛞篃o力扯開嘴角,本還懷著期待,期待他能如前世那般救下他,即便后來知道他是妖,也容許他留在他身邊。

  果然,那樣寧靜美好的日子,獨屬于他們的日子果然是回不來了。

  素之,我想你了……

  一滴淚無聲墜下,冰冷的涼意刺的裴文德一緊,急忙看向他,卻發現自己還緊緊握著他的手。

  不,不該是這般虛弱絕望的樣子,他該是鮮活的,總是充滿笑意看著他,陪著他誦讀佛經。

  不該是這般的。

  小皎……

  是誰?

  一段又一段畫面不斷在眼前閃過,那個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人,是誰?

  為何他是一身僧袍?這究竟是什么!

  “阿文,阿文?!鄙蛞怪钡睾爸?,看著明顯神智混亂的人心中一緊,這人握著他的那雙死命掐著自己的手,若不是溫熱的血流到他手上他還不知道。

  心中疼的厲害,看著他痛苦的樣子只覺身上的傷也跟著撕裂開來痛的要命。

  這人,明明記不起自己還在護住他,還控制不傷著自己,他剛剛竟然還那般樣子。

  拼命抱住已經發狂的人,忍住淚意,輕輕拍著他瘦弱的背,“阿文,阿文,不要緊,沒有事的,裴文德?!?br />
  不管你是裴文德還是素之,我既然找到你了,就絕不放手。

  “沈夜?”漸漸冷靜下來的裴文德無意識地低聲喚著這個名字。

  “我在?!?br />
  裴文德閉了閉眼,抬起鮮血淋漓的手放入口中,感受到那熟悉的腥味腦子才緩緩清醒過來,想起剛剛在腦中而過的一幕幕,眼眸微沉,“沈夜,你是狐妖!”

  這是一句無比肯定的話,即使沈夜下定了決心還是不免被他這平平淡淡又堅定無比的話驚了一下。

  抱著懷中的人,靜默了一陣,不見再有其他話,便只得緩緩開口應下。

  “恩,狐妖?!?br />
  白狐嗎?

  裴文徳想起剛剛腦海中那只小白狐,深深嘆了口氣,錯身從他懷中站起身,認真看著沈夜,伸手輕輕拂過他一頭雪白的頭發。

  和夢中一樣的柔順呢。

  “我不確定你是誰,我又是誰,我身為緝妖司司主救下你已是錯誤,既然現今你已醒來,我也無需留在此地,其他的等我找到答案,我自會來找你?!?br />
  “你在此好好養傷,師父那我會替你遮掩?!?br />
  說罷,轉身徑直走了出門。

  沈夜看著他挺直的背影,良久,微微嘆氣。

  也罷,待我弄清一切,了解恩怨之后再再回你。

  枳洙,前世便是你奪了素之的命,如今卻又收他為徒,還有阿文這一身毒,究竟怎么回事!

  我一定找你清個明白。
(快捷鍵←) 上一章節 回執妄書目 下一章節(快捷鍵→)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發表評論  |  打開書窩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hgimarinadelre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違規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聲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評論和資料等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夢溪文學收藏書庫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粵ICP備16045618號
真人真钱网上赌博游戏 津市市| 工布江达县| 德安县| 彩票| 宁国市| 镇巴县| 句容市| 静安区| 原平市| 南溪县| 房山区| 舒城县| 报价| 宜兴市| 育儿| 即墨市| 三原县| 德州市| 宁乡县| 保靖县| 昆山市| 泸溪县| 荆门市| 黄大仙区| 平原县| 壤塘县| 西平县| 安福县| 西乡县| 镇巴县| 体育| 类乌齐县| 岐山县| 纳雍县| 松桃| 英超| 宁德市| 左云县| 昔阳县| 山阴县| 小金县| 吉林市| 平山县| 山丹县| 玉龙| 横峰县| 石楼县| 喜德县| 株洲市| 新兴县| 卢龙县| 喀喇沁旗| 井研县| 赫章县| 琼中| 全州县| 鹤岗市| 华安县| 葵青区| 正阳县| 莎车县| 东乡县| 汽车| 临江市| 徐州市| 丹阳市| 怀柔区| 辉南县| 林西县| 阿瓦提县| 高碑店市| 于都县| 岱山县| 筠连县| 辽中县| 厦门市| 萨嘎县| 宁河县| 水城县| 富顺县| 大英县| 疏附县| 利津县| 馆陶县| 塘沽区| 花莲县| 五家渠市| 沅江市| 白银市| 洛宁县| 介休市| 陇西县| 九龙坡区| 天全县| 成都市| 六安市| 南召县| 丰镇市| 鄢陵县| 高密市| 新昌县| 寿宁县| 天等县| 绥滨县| 青铜峡市| 岑溪市| 承德市| 江津市| 肇东市| 永善县| 鄄城县| 南昌市| 阿瓦提县| 府谷县| 外汇| 临潭县| 金沙县| 阜平县| 即墨市| 花垣县| 阿拉善盟| 礼泉县| 云南省| 缙云县| 永清县| 曲阜市| 三门峡市| 甘孜县| 吉木乃县| 永平县| 明星| 德化县| 墨脱县| 汕尾市| 锦州市| 凌源市| 蓝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