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d %>" />
歡迎訪問夢溪文學網,請 注冊  | 
網編爭霸賽

配色:

字號: 18

卷三 青龍都 夜簇莊  篇七十四 靠自己

小說:快穿之懷北令      作者:公子九寒      更新時間:2019-06-11 21:39      字數:2206
  宿懷北:“什么叫不會是我們四個?你懷疑……我師父?!”

  葉戲:“只是猜測?!?br />
  宿懷北:“不可能……師父不會做這事的,他去找祝四……祝冥!對了,祝冥,他也會封印陣法懸冰千里!”

  葉戲淡淡的看著他。

  宿懷北說到最后自己也沒底,只好不再說話。

  葉戲這才慢吞吞的開口:“我來這只是試試你的反應,看樣子你應當不知道姜長鶩在哪?!?br />
  宿懷北不說話。

  葉戲推開門,側眸道:“墨羽最近和你們走的很近,你知道為什么嗎?”

  宿懷北魂都還沒收回來:“不知道?!?br />
  葉戲便不問他,走了出去。

  墨羽早在門口等著葉戲了,他似乎是跟面具成為一體的一般,從不見他摘過面具,月光傾撒在他的身上,為他渡上一層白色的銀邊。

  葉戲看著他的右護法,道:“墨羽,你對那個方云木感興趣?”

  墨羽一怔,隨后搖頭:“并未,不過是想起了一位故人罷了?!?br />
  葉戲不逼問他,也不逗留,聽了他這話就只是冷淡的點點頭,隨后走向自己的屋子,沒管墨羽跟沒跟來。

  墨羽在原地躊躇許久,想起了方云木和宿懷北的那對話,心里沒由來的一慌。

  方云木要走了,他要走了,不知道何時才能見面了。

  不知道為何,墨羽總是對方云木有種異常親近的感覺,比任何人都要親近。

  但是他并沒有和方云木接觸過多少啊。

  墨羽終于還是下定決心,走向方云木的屋子。

  他敲了好幾聲門,里面都沒有人應答,他猛的推開門,里面空無一人。

  “方……云木!云木!”

  墨羽喊了幾聲,依舊無人應答。

  他一路跑著出去,忽然聽見了松樹林里有人的交談聲。

  墨羽輕輕靠過去。

  是方云木和寧小珂。

  兩人都坐著,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

  “小珂,”方云木先出了聲,“謝謝你?!?br />
  寧小珂轉過頭,笑著說:“謝什么?”

  方云木握著手中的錦囊,道:“謝謝你對我那么好?!?br />
  寧小珂又笑了:“大家都是同門,早已經是親人了,再說,師兄對我也很好啊?!?br />
  方云木也笑了一下:“嗯……師妹,我之前跟你說了,封印之后告訴你一件事……”

  寧小珂抬起清亮的眸子,道:“嗯?”

  寧小珂秀氣的五官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白凈好看,方云木只覺得自己要移不開眼睛了。

  “師妹……我……”方云木臉頰微紅,“其實我……”

  寧小珂還沒反應,不小心聽了一耳朵的墨羽看見了方云木手中的錦囊,又看見了他對寧小珂那種寵愛的眼神,就明白了一切。

  自己費盡心思幫方云木找到的一些星陣連耀紋的碎片,一只不知道自己被自己戳了多少針才繡出來的錦囊,還有那天晚上自己有些笨拙的安慰著他入睡,都成了別人做的。

  墨羽忽然覺得不甘心。

  寧小珂還沒等方云木說完,就先開口道:“大師兄如今還沒安穩下來,我們……就先……”

  方云木眼神暗淡了下來,卻依舊微笑道:“好……好吧?!?br />
  墨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難過?悲傷?好像都不是。

  寧小珂看著氣氛不好,找了個話題:“誒,師兄你注意到了嗎?最近總是有一個戴著面具的黑衣人在咱們屋旁晃悠?!?br />
  方云木:“是嗎?沒注意到?!?br />
  寧小珂:“而且好像還是那個葉莊主的右護法,叫什么……”

  方云木:“墨魚?”

  寧小珂點頭:“好像是叫墨魚吧,你說他是干什么的?”

  方云木自然忘不了斷了自己袖子的混蛋,但是夢游報過仇了這件事他不記得了,于是依舊滿腹仇恨的說:“誰知道那個眼瞎墨魚要干什么,成天陰森森的戴個丑不拉幾的面具,無情無感……就跟個機器一樣?!?br />
  眼瞎墨魚:“……”

  寧小珂知道他挑起毛病來六親不認,于是也沒有打斷他。

  方云木:“而且斷了我的袖子也不道歉,置之不理,還是師妹你好,幫我找回了碎片?!?br />
  寧小珂聽著不對勁:“什么碎片?”

  方云木笑道:“師妹忘了?不是你贈予我這錦囊的嗎?”

  寧小珂知道自己記性不好,什么事都能忘,但是她真的沒有繡過錦囊啊。

  正要開口解釋,身后忽然有樹枝被踩斷的聲音,方云木瞬間召出鳶尾,厲聲道:“何人在此!”

  墨羽索性毫無顧忌的站了出來。

  寧小珂:“……墨……護法?”

  墨羽面無表情,當然,有面具擋著,他有表情別人也看不見。

  方云木脫口:“臭墨魚?你干什么!嚇死人??!”

  墨羽沒說話。

  方云木收了鳶尾劍,道:“你這人也真是……什么時候來的?”

  墨羽:“眼瞎墨魚?!?br />
  方云木:“……這么記仇?”

  所幸墨羽沒有追究稱呼的問題,他輕輕的看了一眼寧小珂。

  寧小珂會意,點頭道:“師兄,墨護法跟你有話說,我就不打擾啦,回去睡覺了?!?br />
  方云木心不在焉的點點頭。

  寧小珂走后,墨羽看著方云木,道:“你很討厭我?”

  方云木嗤笑一聲:“討厭?呵,我怎么會討厭呢?在你眼里我不過是個瘋子吧?因為一只袖子就記仇到現在的瘋子?”

  墨羽:“不是……我知道的,星陣連耀紋是你的念想?!?br />
  方云木一怔,詭異的看著墨羽:“你……怎么知道?”

  墨羽:“……你自己告訴我的?!?br />
  方云木神情變化莫測。

  墨羽:“……對不起?!?br />
  方云木又愣了一會,才緩過神:“也沒事了,反正師妹把連耀紋的碎片都找回來了。我大人大量,原諒你了,以后就是兄弟了?!?br />
  墨羽沒說話。

  方云木:“話說,你今年多少歲?”

  墨羽:“……二十一?!?br />
  方云木笑道:“看不出來啊墨魚,比我小?!?br />
  墨羽:“嗯?!?br />
  兩人閑聊了一夜,第二天破曉,方云木就回屋收拾東西準備和大師兄小師妹出去靠自己了。

  墨羽看著他們離開夜簇莊,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受。

  ————————————作者的話————————————

  = ̄ω ̄=安啦安啦,多謝打賞啊。

  《懷北令》小劇場之——何為你愛之人?

  宿懷北:“???我愛的人……反正不是女主?!薄盖笊鎻??!?br />
  江清愿:“……這還有別人嗎?沒有了是吧……我偷偷告訴你,我愛的人就是……算了還是不告訴你了?!薄敢豢诶涎獓娏巳吒??!?br />
  方云木:“問我?我憑什么告訴你?臭墨魚偷聽我和小珂說話……不知道他聽見了多少?!薄阜綆熜衷絹碓桨翄闪??!?br />
  寧小珂:“反正不是你?!薄笌熋谩詺?!」

公子九寒 說:
最近考試,真是……打擊自信心啊。
(快捷鍵←) 上一章節 回快穿之懷北令書目 下一章節(快捷鍵→)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發表評論  |  打開書窩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hgimarinadelre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違規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聲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評論和資料等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夢溪文學收藏書庫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粵ICP備16045618號
真人真钱网上赌博游戏 沁源县| 高邮市| 定陶县| 民丰县| 华安县| 邓州市| 玉山县| 荆州市| 资兴市| 汪清县| 榆林市| 略阳县| 饶平县| 巍山| 宁河县| 彭山县| 任丘市| 黄梅县| 鲜城| 平遥县| 赤城县| 壤塘县| 林甸县| 玛沁县| 泰和县| 高雄市| 嘉荫县| 苏尼特左旗| 包头市| 南城县| 平乐县| 随州市| 克什克腾旗| 商丘市| 梓潼县| 南召县| 吉隆县| 潮安县| 马尔康县| 安福县| 资中县| 榆树市| 浑源县| 阿巴嘎旗| 阳信县| 如东县| 丰原市| 和平县| 阳朔县| 手机| 莱阳市| 塔城市| 富源县| 西畴县| 拜城县| 吉木萨尔县| 山东省| 大悟县| 应城市| 忻州市| 通江县| 鄢陵县| 许昌市| 肃南| 古蔺县| 右玉县| 胶州市| 墨竹工卡县| 新干县| 山东省| 安图县| 南华县| 浦北县| 崇文区| 图木舒克市| 广河县| 南安市| 台北县| 河西区| 雷波县| 保靖县| 桐柏县| 从江县| 望谟县| 耒阳市| 瑞金市| 庆阳市| 伊春市| 巧家县| 山东| 黄冈市| 莎车县| 恩平市| 嘉黎县| 林西县| 万荣县| 星子县| 平武县| 日土县| 大方县| 略阳县| 贺州市| 南陵县| 寻乌县| 利津县| 石棉县| 葫芦岛市| 郧西县| 团风县| 石城县| 田阳县| 鲁山县| 永康市| 来宾市| 富裕县| 塘沽区| 观塘区| 江源县| 二手房| 湖南省| 大英县| 报价| 卓资县| 呈贡县| 宁南县| 息烽县| 哈密市| 沿河| 治多县| 盐城市| 广昌县| 咸阳市| 曲阜市| 深水埗区| 桃园市| 博湖县| 思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