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d %>" />
歡迎訪問夢溪文學網,請 注冊  | 
網編爭霸賽

配色:

字號: 18

第5章

小說:白狐進階指南      作者:采十二      更新時間:2019-06-11 20:01      字數:2783
  此時上錦正聚精會神地埋頭看手機,關于室內裝修設計的推送,一步到位式各大搬家公司的主頁,哪兒哪兒是歐式壁爐,哪兒哪兒是中式茶具。全然不知在塵九不辭辛勞的帶領下,夢想的軌跡越來越偏。

  突如其來的喧鬧,將上錦從美夢中一把拉回,她不明所以地將質疑臉呈給塵九,倒是塵九,頗為嫻熟地同小販們打招呼,不多時便弄清了哪家的姑娘還待字閨中,哪位嬸嬸的妹子出落得亭亭玉立。

  倒是上錦,沒有依照往常的作風,揪住塵九的領子一頓毒打,反而有一種看開了的淡泊之感,慢悠悠地在巷子里閑逛。

  鍋里的油條在一陣沸騰后翻滾出金燦燦的色澤,煎蛋也咧開嘴喜滋滋地笑著,小販叫賣的吆喝聲,驚醒了小憩的虎皮貓,它嗅著豆漿的甜香,在屋頂上踱步。婦人們閑話家常,聊著某家的女兒尋了門不錯的親事,或是超市里的蔬果又便宜了幾分幾角錢。塵九極其自然地加入了她們,時不時頗為講究地輕咳幾聲,繼而發表自己的真知灼見。

  上錦覺得,這些畫面,和畫面里的人,雖然平凡,但都對世界報以最大的善意,對身邊的人給予最赤誠的熱情。當然,前提是拋開塵九不談。

  她親切地同巷子里的人打招呼,再分半杯豆漿給屋頂上的虎皮貓,當她仰起頭對它揮手時,它挺正了身子,儼然闊氣姨太的模樣,霸氣十足地宣示主權。而當它昂首闊步走下來嘬豆漿時,上錦撫順它的毛發,坐在臺階上注視著它,不多時它便害羞了,把頭埋得更低,鼻子粘上豆漿,像白色的奶糖。

  陽光被遮住,一大片陰影籠罩著上錦,她抬頭,托腮,“師父,徒兒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br />
  孽徒竟然良心發現,開口叫師父?她的語氣自然,態度誠懇,動作流暢,分析下來,玄機暗藏。塵九撥弄著臟辮,在上錦面前來回踱步,內心斗爭一番,心里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佯裝輕松地開口:“愛徒但說無妨,只要師父……”

  “師父,賠電腦吧?!鄙襄\直截了當地打斷了他的話,起身攤開手,一條腿邁開,流氓式地抖動著,一套動作下來如行云流水,干凈利落,毫無感情。

  “別介啊祖宗?!碧岬藉X,這不就觸及到底線了嗎?!塵九趕忙好言相勸,力挽狂瀾,“您再屈尊移駕幾步就到了,保準讓您滿意?!?br />
  塵九諂媚的笑,讓上錦心里發毛,默默裹緊了軍大衣,這時她才后知后覺,大家都用異樣的目光打量著她。也是啊,大熱天的,就她裹得密不透風嚴嚴實實,很難讓人不多想。

  “咱這妹子呀,出落得水靈,但身子嬌弱得很,受不得一點兒風寒。這是打小落下的病根,家里清貧,拿不出錢給她治,這才落到現在這個地步。說來慚愧,我這當哥哥的,卻不能為妹妹分擔病痛,是我無能??!??!”塵九聲淚俱下的動情演說,引得老婦人紛紛落淚,幾個年齡稍大些的街坊,聽他條件實在艱苦,不約而同回家選了些蔬果送來,塵九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盡數收下,連連道謝。

  一位頭發花白的老奶奶,一手拄著拐杖,一手提著滿滿一袋柿子。

  上錦趕忙上前攙扶,又收獲了人美心善的一致好評,塵九翻了個白眼,表示不服。

  奶奶們聚在上錦周圍,講著老家的偏方,氣氛一片和諧,直到一道尖銳的女高音,在眾說紛紜中脫穎而出。

  “看姑娘年紀也老大不小了,尋到親事了嗎?”

  上錦聞言,尷尬地搖搖頭,倒是塵九,火急火燎地擠進人群后聽了一耳朵,生怕自家的大白菜被輕易拱了去。

  “咱家妹妹剛二十出頭,不急不急?!眽m九插話道。

  “對!把病治好才是要緊事,咱姑娘生得俊俏,不愁嫁?!鄙襄\攙扶著的老奶奶,親昵地握著她的手,“倒是這當哥哥的,嘻嘻哈哈沒個正形,該找個媳婦兒管管?!?br />
  “奶奶說得對,趕明兒我就去大街小巷為哥哥張羅?!眽m九突然被cue,還沒反應過來,上錦便搶先開口道。

  其實,上錦的心里沒有絲毫落差感,和高檔的住宅區想比,這里的確更適合她,沒有高樓里的隔閡和戒備,大家坦誠相待,好生融洽快活,像極了當年的懷江山。

  在一片歡聲笑語中,一行人走到了巷子盡頭,若再往出走,便是一片看不著邊際的田地。

  天哪,這是什么神仙地界!上錦發自內心感嘆道。

  塵九看著她驚訝的神情,嘴角上揚,小聲嘀咕道:“切,為師本事大著呢,這都是小打小鬧而已?!?br />
  “我××××!”(此處省略不文明用語若干,請自行腦補)上錦看著眼前的房子,腦海里是萬馬奔騰的場面。

  一眼看過去,房子是簡單的三層設計,三樓是閣樓和陽臺。而令上錦最為意想不到的,一樓竟是一家店面。

  還沒有完全走進去,便迎來一股淡淡的檀木香。做工精致的窗欞,其上雕飾的花紋,組合一番便是她的名字。椴木牌匾上赫然的“卜”字,高調地泛著金光,略顯俗氣。想那沒眼看的字體,是出自塵九之手。

  走進屋后,對著一扇木制屏風,其上……是一幅題名為九君的水墨畫,上錦甄別許久,才依稀看出那是一只略顯臃腫的白狐。

  “一二三……八?”上錦臉色一沉,“老東西,姑奶奶還有一條尾巴是讓您下鍋了嗎?”

  繞過屏風,是一張紅木方桌,其上擺著陰陽八卦圖,附上天干地支的釋義。幾位同行的老爺爺,頗有興致地研究起來。塵九一溜煙鉆進廚房,歸置好了手里的蔬果,也加入了群聊。

  上錦環顧四周,除了尋常的花木,最惹眼的便是石墩上的古箏。她感受了下石墩冰涼的觸感,瓷實的質地,無形之拳砸向塵九的頭蓋骨,“你當我原始狐???”

  拋開這一切,真再看不出來裝修風格,塵九迷一樣的審美體現的是淋漓盡致。角落里的保險柜上貼著四個大字:“非禮勿動!”在上錦看來,這無疑是對竊賊搖著手說:“來偷我吧!”

  老奶奶看著上錦,像看自己的親孫女般越看越愛。上錦見了房子,那嫌棄中夾雜感動的復雜表情,也讓她忍俊不禁?,F在的年輕人啊,心里跟明鏡兒似的,就是難以用言語表達出來。

  “姑娘,你哥哥雖然人看著不正經,但對你可真是好吶?!鄙襄\纖手輕撫琴弦,正心念著那老東西竟千里迢迢把她在懷江時的琴搬來了,老奶奶便慈愛地捋著她的長發,道:“這屋子從翻新到裝修,都是那小伙子忙前忙后地張羅。你看那屏風上的狐貍,他練習了百遍千遍才著手去畫。還有那把琴,他怕工人們不小心磕著碰著,愣是自己抬進抬出。老太太我都看在眼里??!不容易??!”

  “是啊,一大把年紀了,這以后操勞過度落得個半身不遂,我可不就得守著他過日子嘛,好生不容易啊?!鄙襄\笑著打趣道,惹得幾位奶奶哈哈大笑。

  “奶奶,我們上樓去瞧瞧吧?!鄙襄\對那把琴,屬實提不起興致,若不是她多看了幾眼,根本不會注意到琴弦上的血跡。雖然被精心擦拭過,但每根弦,都是由不同時辰的月光織就而成,她曾經日日與它相伴,細微的差別怎會不知。

  “好,好?!蹦棠虃冃χ鸬?。別看她們年歲已高,但都精神得很,不亞于十八九歲的小姑娘。

  通往二層的階梯是旋轉設計,由柚木打造,烘干、打磨、油漆等工序都來得精巧,扶手上的雕花也別具匠心。只是——那拐角處的魚缸也太突兀了好嗎?!

  上錦極力說服自己,把花鳥蟲魚當作塵九的閑情逸致,可是……現實給了她當頭一棒,占據了一整面墻的魚缸,是要養美人魚嗎?

  奶奶們連連稱贊,嘖嘖稱奇,只是找了許久,也看不見一條魚。

  上錦敲了敲玻璃,一黑一紅兩條肥嘟嘟圓滾滾的金魚,懶洋洋地從假山里游出來。奶奶們見了甚是歡喜,紛紛上前逗弄,兩條魚在水里翻滾了幾個來回,沖上錦得意地擺尾巴。
(快捷鍵←) 上一章節 回白狐進階指南書目 下一章節(快捷鍵→)
加入書簽  |  投推薦票  |  發表評論  |  打開書窩  |  返回書目  |  返回書頁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hgimarinadelre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違規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聲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評論和資料等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夢溪文學收藏書庫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粵ICP備16045618號
真人真钱网上赌博游戏 宁武县| 哈密市| 犍为县| 道孚县| 阿克陶县| 塘沽区| 雷波县| 杭锦旗| 辽中县| 德格县| 抚顺市| 广德县| 江北区| 通州市| 中山市| 台安县| 胶南市| 抚宁县| 建湖县| 依兰县| 武陟县| 平和县| 黎平县| 灌南县| 莎车县| 托克托县| 尼勒克县| 双鸭山市| 紫云| 班玛县| 永定县| 阳西县| 靖边县| 正定县| 清流县| 融水| 晋城| 宜兰县| 漳平市| 上蔡县| 奈曼旗| 武清区| 堆龙德庆县| 万宁市| 锡林郭勒盟| 内丘县| 民勤县| 遂宁市| 五原县| 宁津县| 庆元县| 湾仔区| 神农架林区| 名山县| 新晃| 东平县| 海城市| 西和县| 晋城| 秭归县| 江门市| 盈江县| 永丰县| 烟台市| 新丰县| 习水县| 安义县| 庆元县| 二手房| 察哈| 丹江口市| 房产| 绥棱县| 长岛县| 双江| 玉龙| 云霄县| 栖霞市| 鹤庆县| 上饶县| 墨江| 保山市| 盐亭县| 合水县| 塔河县| 万州区| 临邑县| 凤凰县| 家居| 江阴市| 胶南市| 襄垣县| 芒康县| 绥江县| 莆田市| 株洲县| 乌海市| 宜兴市| 左贡县| 涿鹿县| 北流市| 延津县| 城步| 监利县| 建水县| 浏阳市| 东安县| 博乐市| 南郑县| 花垣县| 拜城县| 襄樊市| 遂昌县| 六安市| 望都县| 阿拉善左旗| 麻城市| 来宾市| 敖汉旗| 南木林县| 固始县| 隆子县| 铜鼓县| 东海县| 巩义市| 宣恩县| 荣成市| 武穴市| 水富县| 桃源县| 漳平市| 长沙县| 嵊州市| 巴南区| 上栗县| 泽库县| 翁源县|